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牛魔王跑狗图 > 文章内容

唐夫人·说:今天讲讲“鬼故事”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10-28 阅读:

  某些宗教或迷信的人认为人死后有“灵魂”,称之为“鬼”。科学研究表明,鬼魂只存在于人们的大脑里,科学家经过大规模科学调查后,得出结论:“鬼”是不存在的,“闹鬼”都是环境和心理作用造成。

  人死为鬼,这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礼记·祭法》曰:“大凡生于天地之间者皆曰命。其万物死皆曰折。人死曰鬼。”年节也好,平日也罢,祭祀的对象除了神仙之外,最大的团体当属鬼了。可是,真的有人见过鬼吗,还是鬼只存在于人的想象世界里?

  《论衡·订鬼》:“凡天地之间有鬼,非人死精神为之也,皆人思念存想之所致也。”

  一般认为,鬼并非实际存在的物体,至少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鬼的真实性。可是,源远流长的鬼文化却又可当作其存在的一种途径与形式。

  鬼魂观念与灵魂观念息息相关。人们在认识自我、认识世界的初始阶段,依靠丰富的想象力创造了几乎是世界万物存在的合理性与真实性。

  鬼在中国明朝之前并非认为是害人,是吸人阳气的。因为中国对先人是极度尊崇的、膜拜的。在中国古代对待正邪是看他的行为,并不是以为是妖就坏、是仙就好。就像有妖道、邪僧一样。而并不像西方天使就是正义,吸血鬼就是邪恶的。

  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之后留下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鬼也许不存在,毕竟没有人能够证实,但也没有人能够说明鬼不存在。

  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和科学家通常不会相信这个,很多人想证实鬼是虚伪的,但是却没有一个明确的试验证明到。

  每个人生前都有既定的寿命,从一岁到一百五十岁不等。但人会因为阳间的行为而折寿,诸如抽烟、纵欲、追求纤瘦身材导致身体受损;作恶、伤人、制造暧昧关系导致品德受损,都会减短寿命,这减去的寿命便是地狱的刑期。

  举例说,一个人既定阳寿是一百年,生前活到八十岁,便要在地狱呆上二十年,才能投胎转世。 但地狱如同人间一样,并不是一个管理得井井有条的世界,经常会有战乱、灾荒,这时候地狱便会成为无人管理的区域,会有大批服刑未满的鬼,单个、结伴或成群逃出地狱,来到人间,此时尚存活世间的人们便称之为“鬼”。

  即使没有战乱、灾荒,也会有些服刑未满的鬼,凭借自己的才能,找到地狱管理的漏洞,逃出地狱,来到人间。说起来,鬼越狱的方法其实说难也不难。

  汉代司马阳所著《阴阳鬼综》有一章专门谈到地狱构成,说地狱分作十八层。明人李仙道《地狱改革史》说宋代王安石入狱后,提议将地狱两层并作一层,以便于管理,被地狱管理层采纳,现在地狱便分为九层,除顶层外各层,都有通往上一层的升层口,升层口的位置十分隐蔽,只有本层管理层清楚,而且有守层魔把守。

  顶层有还阳口和入阴口,通往阳间。还阳口是地狱刑满投胎转世的通道,入阴口是人死之后,进入地狱的通道。入阴口一直通常是有来无往,但根据司马阳的研究,入阴口就相当于顶层的升层口,通过它进入阳间,便不是投胎,而是保留鬼身。

  所以,要想逃出去,只需要做两种工作,一、找到升层口;二、通过升层口。即使身处第九层地狱,将这两种工作连做九次,就可以成功。 但早在元代时就有人认为,地狱中存在由第九层直达第一层的直接通道,并连接着各层。

  元代的包尚就在《鬼不离身》中称之为“混元道”,任何一层都可以通过混元道直接进入阳间。民国时,这种看法在鬼学界赢得了一些学者的认可。特别是近来连续发现大量底层鬼群,让学界不得不怀疑,如果需要逐层上逃,为何人间出现的底层鬼群会如此众多。

  《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客有为齐王画者。齐王问曰:“画孰最难者?”曰:“犬马最难。”曰:“孰易者?”曰:“鬼魅最易。”曰:“何为?”曰:“夫犬马,人所共知,旦暮见之,不可类之;鬼魅无形也,故易也。”

  鬼非实物,所以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认为的“鬼样子”。因为是人死后变鬼,所以鬼的样子往往不如人好看。人怕鬼,可能跟它们过度夸张的狰狞面目有很大关系。

  首先,鬼的五官十分惊人。有“无常鬼”,“青面高鼻红眼”(《履园丛话》);有“樱桃鬼”,“头、目、面、发,无一不蓝”(《子不语》);有“太和之鬼”,“无身有头,头长三尺,目大三寸,耳广七寸,眉广五寸,口广三寸,鼻大二寸,须长三尺,发长一丈,呼吸天炁,吐之成云”(《道藏》)。

  其次,鬼的肤色五彩缤纷。有黑色,“有黑毛一团,类人头发,自土中起,阴风袭人,渐起渐大。先露两眼,瞪睛怒视,再露口颐腰腹。其黑如漆,颈下血淋漓”(《子不语》);有红色,“肤体赤色,身甚长壮”(《冥报记》);有绿色,“长三四丈,遍身绿色,眼中出血,口中吐火”(《履园丛话》);有白鬼,“匍匐而出,遍身雪白,两眼绿光,映日如萤光”(《夜谭随录》)。

  再次,鬼的身材极尽夸张。有十分高大者,“长数丈,腰大数十围”(《志怪录》);也有极其矮小者,“忽见鬼满前,而傍人不见。须臾两鬼入其耳中”(《述异记》)。

  最后,鬼的模样并不固定。鬼可以变化,因而并不只是以一种模样示人:“常隐其身,时或露形,形变无常,乍大乍小,或似烟气,或为石,或作小儿,或妇人,或如鸟如兽,足迹如人,长二尺许,或似鹅、迹掌大如盘,开户闭牖,其入如神,与婢戏笑如人。”(《述异记》)

  古人描绘鬼的样子极尽夸张之能事,所以鬼有千形百态、千变万化:有眼无珠、有鼻无口、有手无身、有头无脑、有影无踪……鬼的模样从来没有固定的模式,所以“画鬼最易”。

  《入境庐诗草·逐客篇》:“鬼蜮实难测,魑魅乃不若。岂谓人非人,竟作异类虐。”鬼入人间一般都有行为意图可寻,且在不同的故事中,不同的鬼的行为并不完全相同。

  《礼记·祭义》云:“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谓之鬼。”《礼记·祭法》则云:“庶人庶士无庙者,死曰鬼。”

  《说文》中云:“鬼,人所归为鬼,从人,象鬼头,鬼阴气贼害,从厶……”厶:私,意味鬼所害人皆为自私。

  东汉王充所著《衡论·订鬼》中以无神论的观点阐述了他对于鬼的看法,更正了当时人对鬼的看法。

  鬼魂的形成--当胎儿在母体的时候,开始的前三个月是很弱的,甚至可以说没有的,它的来源取决于大脑活动和体液(最主要的是血液,体液都是带有电离子的)的流动而形成的。对所有的动物死后都有鬼魂,也就是只要有电离子流动的生物个体都会形成电流,有电流就有磁场。当胎儿三个月后,大脑逐渐的发育并且于母体的血液流动增多,渐渐形成了鬼魂。初生婴儿的身体接近于原始,所以很多的小孩(6岁)以下会看到鬼魂,他们不是在用眼睛看,而是自己的鬼魂和鬼魂的交流(3岁以下的小孩的视力范围是很近的),这时的小孩的身体和鬼魂的结合不是很融洽,容易受惊吓等原因而分离,这就是俗语的丢魂儿。

  鬼魂的成长和成熟:随着人身体的增长,鬼魂逐渐的和身体紧密结合,人所有的记忆由鬼魂储存,大脑起介质的作用,就好像磁盘上的信息和磁盘上的磁粉的关系,但又不完全相同,鬼魂又不完全依赖大脑而存在,它有自己独立的磁场记忆方式。就好比磁盘上的信息以电磁波的方式发送出去了,它们任何时候都可以被自己的大脑接收显示。需要说明的是磁场记忆依赖大脑的构造(磁盘上的磁粉位置和排列),如果不恰当就产生了白痴。如果记忆只是单纯的象某些科学家说的大脑褶皱起作用的话,有报道说白痴的大脑褶皱为什么不比正常人少呢?有科学家试验说,人每天摄取食物所应该产生的能量远远大于人每天发热所消耗的能量,那么相差的能量去哪儿了呢?就是被大脑以电磁波的形式发送出去了。就是所谓的“鬼”。

  在关于鬼的记载与描述中,这一情结也非常引人瞩目。第一篇“人鬼恋”的故事是《列异传·谈生》,讲述陌生少女与寒士谈生交好,少女要求三年不以灯烛照其身体,两年后谈生违约,照出少女腰上已如人、腰下仍是枯骨的样子,于是人鬼缘尽。

  人鬼恋中最感人的是生死恋,这类主题同时也造就了一批痴情女鬼的典型形象。诸如《搜神记》里的紫玉、《牡丹亭》里的杜丽娘、《红梅记》里的李慧娘、《倩女离魂》里的张倩女等等。人鬼恋因其超现实性,往往可以尽情抒发爱情的自由本质,也是男性表达对礼教束缚下的女性回归自然、奔放天性的渴求。

  再次,小鬼作秀。这类鬼并不给人带来什么灾难,反而可以充当人们闲暇生活的调剂品。《纪闻》中有一则故事,讲述人在巴峡行舟,忽然听见有人朗咏诗曰:“秋径填黄叶,寒摧露草根。猿声一叫断,客泪数重痕。”声音激昂、悲怆,以为是舟行者未寝也。天晴后探访,才发现是溪地中的一具人骨。此类鬼形象的出现当是文人借以抒怀的手段。

  自唐以来,文人开始着意创作小说,可以运用多种手法使得鬼的形象更加饱满,故事的情节更加玄妙、引人入胜,同时也间接地表达了作者的个人情怀。另外,文人可以通过“行卷”、“温卷”以取得名人推荐,达到登科入仕的目的。由此,关于鬼的叙事也称为文人表现自我才华的一种方式。

  最后,鬼报恩或是报仇。金鹰心水论坛高手论坛在思想钳制十分严重的等级社会,很多鬼被赋予了伦理道德教化的功能:“德则其人,不德则其鬼。”(蒲松龄《问心集序》)《国语》中即有关于魏妾之父的鬼魂报恩的记载,此类传说在古籍及民间也比比皆是。鬼复仇更是极为常见的故事主题,比如冤死鬼:伯有被子皙、驷带杀害,其亡魂变为厉鬼进行报复(《左传·昭公七年》)。明代传奇《焚香记》中女主角敖桂英不顾一切地爱上落难书生王魁,并助其得中状元,之后却遭抛弃,敖桂英便自尽而死,冤魂变为厉鬼到阳间捉拿王魁复仇。

  以鬼事叙人情,所以人能做的,鬼都能做;人想做但不能做的,鬼也能做。为所欲为,大概便是鬼到人间的主要目的了。

  《岂有此理·鬼论》:“天下有我即有鬼。夫岂别有所谓鬼哉!几疑之起,起于人心,而鬼即凭人心而起。是我之不善之心,即鬼也。我心足以造鬼,鬼不足以扰我也。”

  鬼具有类似于人的思想、情感、生活等。其特点既来自原始鬼魂观念的形塑,也受佛道二教的浸染,并包含着古代文人的自我意识。在统治力量和正统宗教的长期围剿下,鬼逐渐被异端化,与此同时人们对待鬼的态度又彰显了人类自我意识的张扬。

  在我国古代小说中,对鬼的描写比较常见。鬼的出现实际上是一种宗教性思维模式和信仰意识的体现,正如明人方以智在《物理小识·神鬼方术类》所言:“何神乎?积想不已,能生胜气,人心无形,其力最大,是也。故曰:有体物之鬼神,即有成能之鬼神,即有作怪之鬼神,权在自己。”由于原始宗教的思维模式作用,人们头脑中存在着关于鬼的观念意识,即人死后,生命力在另一个世界得以继续。

  除了原始宗教思维模式的影响之外,后世流行的宗教信仰也为鬼文化增添了砝码。两汉以降,佛道二教开始在我国兴起和传播,其所持之观念对民众的思维和信仰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鬼有时为民间宗教所利用,因而成为统治者和正统宗教打击的目标。从政治动机上讲,传统中国是以儒家为正统思想的社会,儒家学说几乎奠定了整个封建王朝的政治理念和伦理秩序。

  在这样的思想文化下,“任何不符合儒家经典的宗教,或者祭祀不在官府祀典中的神鬼,都有可能被冠以异端之名”(杨庆堃著、范丽珠译《中国社会中的宗教:宗教的现代社会功能与其历史因素之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尤其当鬼成为威胁到主流观念的重要力量时,势必遭到严厉打击。

  到了唐代,文人开始有意识地进行文学创作,于是辑录、改写、创作了很多关于鬼的故事。文人运用多种创作手法使得鬼的形象更加饱满,故事情节更加曲折,引人入胜,同时也在鬼的故事中表达了作者的个人情怀,使鬼的观念烙上浓厚的文人意识。

  从根本上说,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学的进步,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和控制逐渐增强,其思维模式中所固有的“超自然”观念也就慢慢淡化。

  因此,鬼不仅因其预示带来灾祸而成为民众的“眼中钉”,也因其虚幻而成为文人的戏谑对象。一般来说,在最初的叙述中,只是表现人们对鬼的认识和想象,但在文人笔下,鬼有了特定的象征意义,通过描绘鬼的种种表现和经历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以劝谕和警示世人。

  鬼的信仰根源于原始宗教观念,在作为主流的儒家思想意识和以正统自命的佛道二教的打压下,鬼也逐渐被异端化、妖魔化,型塑出特有的伦理定位和形象特点。

  “我们喜欢知道鬼的情状与生活,从文献从风俗上各方面去搜求,为的可以了解一点平常不易知道的人情,换句话说就是为了鬼里边的人。反过来说,则人间的鬼怪伎俩也值得注意,为的可以认识人里边的鬼吧。”(周作人《谈鬼论》,见钟叔河编《周作人文类编6·花煞(乡土·民俗·鬼神)》,湖南文艺出版社1998年版)所以,无论是不是相信鬼的存在,懂点鬼事(抑或人情)总是好的,况且尚有一句俗语:“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

  本图文资料和图片来源于网络。如触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谢谢。

上一篇:美媒吐槽中国电影:鬼片不能有鬼 反腐不能真的贪污 下一篇:一部很老的中国古代鬼片叫什么名字

相关阅读

开奖结果| 香港红姐黑白统一图库| 壮元红高手坛开奖号码| 正版挂牌每期自动更新| 一点红高手坛最顶尖| 三合皇高手论坛个资料| 白小姐曾道人| 香港赛马会王中王中特| 香港马会特供资料财神|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官网|